從天使輪到IPO,企業上市,需要經歷這些階段

2018-08-30 11:41| 發布者: | 查看: |

通常情況下,在企業實現IPO之前,要經歷數個不同的股權融資階段,一般分為“天使輪、A輪、B輪、C輪、Pre-IPO輪”,此外還有種子輪、Pre-A輪、D輪、E輪、F輪等不同輪次的說法。對于處在不同融資階段的企業要面對不同的投資機構,需要不同的融資邏輯,應對不同的融資問題。對企業來說融資各輪次的要點到底在哪兒?


 

初創期天使輪融資階段

 

天使輪作為股權融資的起始階段,一般來說處在此階段的項目還僅局限于“藍圖”,因此需要投入一定的資金才能正式啟動項目,將概念中的產品轉變為實際產品。天使輪的融資額度一般介于50萬到1500萬人民幣之間,據網絡資料統計平均融資額度為1155.5萬/次。更早一點的天使輪是“種子輪”,融資額度一般介于10萬到100萬人民幣之間。

 

天使輪企業的估值因沒有往期經營模式、利潤指標等信息可以參照,故主要還是靠“拍腦袋”來定價,大多數天使投資都是在投“人”,投團隊。如真格基金徐小平于2009年8月份投資聚美優品,最初聚美并不是做化妝品O2O的電商,徐小平也并不是因為聚美早期的經營模式而決定投資,而是因為斯坦福MBA畢業并在此前有過成功創業經歷的聚美創始人陳歐才決定投資。天使輪給出的股權比例范圍一般在15%-20%左右,投資機構可以通過結合對企業商業模式、市場空間的預期給出對應估值。由于投資金額較小,企業的直接接洽對象便是天使輪投資人。天使輪投資人可以有多個也可以只有一個,且有領投和跟投的區別。

 

 

初創期A輪融資階段

 

 

A輪一般是指首次正式引入戰略投資者的融資環節,融資額度一般在1500萬到1.5億元人民幣之間。以2017年的融資規模來看,平均融資額在1.05億元左右。以網易云音樂2016年的A輪融資為例,云音樂之前是網易100%持股,在A輪時引入持有12%-15%股權比例的戰略投資者,領投機構為上海廣播電視臺、上海文化傳播影視集團,融資金額達7.5億,算起來A輪的估值就達到了60億元左右。A輪估值的額度既不宜高也不宜低,應以適中為宜,才能在向市場展現發展能力的同時,吸引到更多投資機構,方便進行后面輪次的融資。


 

A輪融資引入的是戰略投資者,因此投資者已經不再是天使輪階段的個人天使投資人,而主要是風險投資、創業投資等機構投資者。

 

 

成長期B輪融資階段

 

 

B輪的融資額度一般在2億人民幣以上,2017年B輪平均融資額達2.41億元/次。一般在此階段,多數企業已經要開始獲得盈利,商業模式要相對競品顯示出可行、可持續的增長性,才有望獲得投資機構的進一步投資。B輪的投資者相對前兩輪也有一定區別。企業在B輪的融資來源主要包括A輪投資機構的跟進投資與其他私募股權投資機構(PE)的新進投資。


 

B輪投資的關注點之一在于估值的方法,有的投資機構按照市盈率P/E進行估值,有的投資機構按照單用戶貢獻P/MAU進行估值,有的機構按照市銷率P/S進行估值。不同的估值方法背后是投資機構對企業商業模式和企業成長性的不同估價和理解,也有對市場空間前景的考慮。


 

B輪投資的關注點之二在于前期的估值金額。部分初創公司在A輪融資的金額過大,在B輪就無法進行進一步融資。原因一是A輪前期泡沫太大,B輪的估值無法支撐A輪的估值,項目前景一眼望得到天花板,沒有更進一步的增長空間;原因二是投資人的投資原則無非是低買高賣,如果下一輪的融資沒有“接盤俠”,就是A輪的退出通道不順利,或者要想退出只能“流血”退出,結果自然只能是不歡而散。

 

 

成長期C輪融資階段

 

 

C輪的融資額度一般在5億人民幣左右,我國2018年前7個月C輪融資均額在7.17億元。在經過了前幾輪融資的沉淀與經驗積累,企業C輪融資的商業邏輯應已經十分清晰,企業所擁有的可供參照經營數據、財務數據也越來越多,對企業估值能給出的可比公司也是越來越多,比如說可以按照市場上對某一行業的市盈率、市凈率的估值倍數對企業的成長空間進行估值。完成這一階段的融資后,有的企業已經可以稱為“獨角獸”。比如說,鏈家在2017年宣布接受融創中國領投的C輪投資,融創中國以26億元獲得鏈家6.25%的股權,按此估算鏈家的C輪估值達到了416億元。在2018年6月,螞蟻金服宣布C輪融資落地,總金額達到140億美元,約950億人民幣。


 

不過,伴隨C輪融資產生的風險也是不容忽視的。在業界有一種說法叫“C輪魔咒”,據統計,從A輪到B輪會淘汰60%的企業,B輪到C輪又要淘汰近70%的企業,從A輪到C輪企業的存活率只有近12%,甚至會更低。

 

 

成熟期Pre-IPO輪融資階段

 

 

從C輪開始到IPO階段前的企業已經進入成熟期。在C輪后企業還可以視自身的融資需求和擴張需求再進行D輪到E輪再到F輪不等的融資。一般來說,發展到這個階段的企業有的已可以被視為“明星獨角獸”,與IPO僅有一步之差。在IPO之前,企業還需經歷一個融資輪次,即Pre-IPO。

Pre-IPO輪次的投資對象是擬上市的優質項目,參與這一部分投資的操盤手以私募股權投資(PE)居多。此輪投資的退出通道多半是企業上市后,從公開資本市場出售股票套現退出。投資機構往往會通過采取對賭協議等方式來保障自身利益。對賭協議通常規定企業若達不到協議設定的財務目標或股價目標,公司管理層則需向投資機構轉讓一定的股票,若達到相應目標則反之。2003年,摩根士丹利等機構與蒙牛簽訂的對賭協議便是典型案例。

Pre-IPO作為一種融資方式和私募的業務模式也有一定的風險。首先是由于這一輪次的融資會推高上市前的估值,造成炒作,上市后會因為估值偏高而收益縮水;其次,隨著IPO監管趨嚴,監管“紅線”增多,上市的不確定性極大增加。一方面是套利空間縮小,另一方面是業務空間縮小,這都對私募的退出機制造成了不小的挑戰。但從企業融資的角度,上市之前首要應當按需來決定融資輪次與規模,才便利長久發展。

 

對于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題,我們也許可以從六方面入手,一是加快金融產品和服務創新,運用大數據等新技術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二是進一步完善小微金融監管政策和金融機構自身制度,提高容忍度和激勵力度;三是完善服務小微企業的多層次金融機構體系;四是探索新的有效的擔保抵押制度,成立政策性擔保機構;五是完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堅決打擊惡意逃廢債;六是有針對性地加強對中小企業的金融培訓,提高運用各類金融工具意識和能力。

 

圖片來源/網絡 內容參考/金融觀察學院


天使輪作為股權融資的起始階段,一般來說處在此階段的項目還僅局限于“藍圖”,因此需要投入一定的資金才能正式啟動項目,將概念中的產品轉變為實際產品。天使輪的融資額度一般介于50萬到1500萬人民幣之間,據網絡資料統計平均融資額度為1155.5萬/次。更早一點的天使輪是“種子輪”,融資額度一般介于10萬到100萬人民幣之間。

 

 

天使輪企業的估值因沒有往期經營模式、利潤指標等信息可以參照,故主要還是靠“拍腦袋”來定價,大多數天使投資都是在投“人”,投團隊。如真格基金徐小平于2009年8月份投資聚美優品,最初聚美并不是做化妝品O2O的電商,徐小平也并不是因為聚美早期的經營模式而決定投資,而是因為斯坦福MBA畢業并在此前有過成功創業經歷的聚美創始人陳歐才決定投資。天使輪給出的股權比例范圍一般在15%-20%左右,投資機構可以通過結合對企業商業模式、市場空間的預期給出對應估值。由于投資金額較小,企業的直接接洽對象便是天使輪投資人。天使輪投資人可以有多個也可以只有一個,且有領投和跟投的區別。

 

 

初創期A輪融資階段

 

 

A輪一般是指首次正式引入戰略投資者的融資環節,融資額度一般在1500萬到1.5億元人民幣之間。以2017年的融資規模來看,平均融資額在1.05億元左右。以網易云音樂2016年的A輪融資為例,云音樂之前是網易100%持股,在A輪時引入持有12%-15%股權比例的戰略投資者,領投機構為上海廣播電視臺、上海文化傳播影視集團,融資金額達7.5億,算起來A輪的估值就達到了60億元左右。A輪估值的額度既不宜高也不宜低,應以適中為宜,才能在向市場展現發展能力的同時,吸引到更多投資機構,方便進行后面輪次的融資。


 

A輪融資引入的是戰略投資者,因此投資者已經不再是天使輪階段的個人天使投資人,而主要是風險投資、創業投資等機構投資者。

 


 

 

 

成長期B輪融資階段

 

 

B輪的融資額度一般在2億人民幣以上,2017年B輪平均融資額達2.41億元/次。一般在此階段,多數企業已經要開始獲得盈利,商業模式要相對競品顯示出可行、可持續的增長性,才有望獲得投資機構的進一步投資。B輪的投資者相對前兩輪也有一定區別。企業在B輪的融資來源主要包括A輪投資機構的跟進投資與其他私募股權投資機構(PE)的新進投資。


 

B輪投資的關注點之一在于估值的方法,有的投資機構按照市盈率P/E進行估值,有的投資機構按照單用戶貢獻P/MAU進行估值,有的機構按照市銷率P/S進行估值。不同的估值方法背后是投資機構對企業商業模式和企業成長性的不同估價和理解,也有對市場空間前景的考慮。


 

B輪投資的關注點之二在于前期的估值金額。部分初創公司在A輪融資的金額過大,在B輪就無法進行進一步融資。原因一是A輪前期泡沫太大,B輪的估值無法支撐A輪的估值,項目前景一眼望得到天花板,沒有更進一步的增長空間;原因二是投資人的投資原則無非是低買高賣,如果下一輪的融資沒有“接盤俠”,就是A輪的退出通道不順利,或者要想退出只能“流血”退出,結果自然只能是不歡而散。

 

 

 

成長期C輪融資階段

 

 

C輪的融資額度一般在5億人民幣左右,我國2018年前7個月C輪融資均額在7.17億元。在經過了前幾輪融資的沉淀與經驗積累,企業C輪融資的商業邏輯應已經十分清晰,企業所擁有的可供參照經營數據、財務數據也越來越多,對企業估值能給出的可比公司也是越來越多,比如說可以按照市場上對某一行業的市盈率、市凈率的估值倍數對企業的成長空間進行估值。完成這一階段的融資后,有的企業已經可以稱為“獨角獸”。比如說,鏈家在2017年宣布接受融創中國領投的C輪投資,融創中國以26億元獲得鏈家6.25%的股權,按此估算鏈家的C輪估值達到了416億元。在2018年6月,螞蟻金服宣布C輪融資落地,總金額達到140億美元,約950億人民幣。


 

不過,伴隨C輪融資產生的風險也是不容忽視的。在業界有一種說法叫“C輪魔咒”,據統計,從A輪到B輪會淘汰60%的企業,B輪到C輪又要淘汰近70%的企業,從A輪到C輪企業的存活率只有近12%,甚至會更低。


 

 

 

成熟期Pre-IPO輪融資階段

 

 

從C輪開始到IPO階段前的企業已經進入成熟期。在C輪后企業還可以視自身的融資需求和擴張需求再進行D輪到E輪再到F輪不等的融資。一般來說,發展到這個階段的企業有的已可以被視為“明星獨角獸”,與IPO僅有一步之差。在IPO之前,企業還需經歷一個融資輪次,即Pre-IPO。

Pre-IPO輪次的投資對象是擬上市的優質項目,參與這一部分投資的操盤手以私募股權投資(PE)居多。此輪投資的退出通道多半是企業上市后,從公開資本市場出售股票套現退出。投資機構往往會通過采取對賭協議等方式來保障自身利益。對賭協議通常規定企業若達不到協議設定的財務目標或股價目標,公司管理層則需向投資機構轉讓一定的股票,若達到相應目標則反之。2003年,摩根士丹利等機構與蒙牛簽訂的對賭協議便是典型案例。

Pre-IPO作為一種融資方式和私募的業務模式也有一定的風險。首先是由于這一輪次的融資會推高上市前的估值,造成炒作,上市后會因為估值偏高而收益縮水;其次,隨著IPO監管趨嚴,監管“紅線”增多,上市的不確定性極大增加。一方面是套利空間縮小,另一方面是業務空間縮小,這都對私募的退出機制造成了不小的挑戰。但從企業融資的角度,上市之前首要應當按需來決定融資輪次與規模,才便利長久發展。

 

 

對于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題,我們也許可以從六方面入手,一是加快金融產品和服務創新,運用大數據等新技術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二是進一步完善小微金融監管政策和金融機構自身制度,提高容忍度和激勵力度;三是完善服務小微企業的多層次金融機構體系;四是探索新的有效的擔保抵押制度,成立政策性擔保機構;五是完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堅決打擊惡意逃廢債;六是有針對性地加強對中小企業的金融培訓,提高運用各類金融工具意識和能力。

 

圖片來源/網絡 內容參考/金融觀察學院

福彩3d经常中奖的方法 鹤壁市| 东乡县| 康保县| 盐城市| 麻城市| 同仁县| 确山县| 盱眙县| 东明县| 乌拉特后旗| 泸溪县| 瓮安县| 郑州市| 盐边县| 乌鲁木齐县| 长丰县| 鞍山市| 台山市| 彰化县| 安达市| 正阳县| 娄底市| 新邵县| 兴仁县| 多伦县| 丰台区| 五指山市| 泽州县| 博湖县| 抚顺县| 丘北县| 安泽县| 咸阳市| 桐庐县| 江川县| 安阳市| 临海市| 化隆|
<
>
?
QQ在線咨詢
售前咨詢熱線
0371-55231788
售后服務熱線
0371-55231788
返回頂部
鹤壁市| 东乡县| 康保县| 盐城市| 麻城市| 同仁县| 确山县| 盱眙县| 东明县| 乌拉特后旗| 泸溪县| 瓮安县| 郑州市| 盐边县| 乌鲁木齐县| 长丰县| 鞍山市| 台山市| 彰化县| 安达市| 正阳县| 娄底市| 新邵县| 兴仁县| 多伦县| 丰台区| 五指山市| 泽州县| 博湖县| 抚顺县| 丘北县| 安泽县| 咸阳市| 桐庐县| 江川县| 安阳市| 临海市| 化隆|